地方

天津市人民政府参事孔长起:落实就业优先政策需做好四篇文章

2019.09.12

回顾这70年,我们解决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就业问题,建立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社会保障网,还实施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棚户区改造,可以说中国老百姓实现安居乐业有了保障。

就业工作进入新时代,主要标志是经济增长进入中高速增长时期,经济转型升级,智能产业快速发展,人口红利褪色,单边主义和贸易摩擦持续加大。在总量矛盾和结构性矛盾仍然并存的情况下,我认为出现了两个新的变化:一是就业方面的变化,经济的高质量发展亟待匹配高素质的人力资源。二是新常态、新业态、新技术催生出来的新职业如雨后春笋,急需新的就业政策落实方式。

此外,公共就业服务需要与市场化机制结合。这几年,各个省市都建立了公共服务场所,宽敞明亮,但是也容易产生官僚主义或者模式化单一化的问题,我认为现在的公共就业服务体系应该引入市场化机制,增加个性化的服务、机制化的服务。

还有三对关系需要重视:一个是资本与劳动,目前“强资本弱劳动”现象依然存在。特别是在经济高质量发展过程中,各个地区对投资项目的选择,更多地青睐资本密集项目,这个倾向非常突出。第二,技术与就业。新一代人工智能,智能科技产业发展,首当其冲是就业,机器驱逐人力,智能代替人工,在中国人口众多的情况下,如何把握“机器换人”的影响还需要深度研究。第三,土地与农民。我们有两亿多名农民转移就业,他们与留守在农村的妇女、儿童、老人并存,亲情割裂;土地增值与社会保障缺失并存,物质文明割裂;农村空心化与城市排他化并存,区域性割裂。

中央政治局会议研究经济形势把稳就业放在首位,这是向社会发出了就业优先政策全面发力的强烈信号。贯彻落实就业优先政策,必须做好四篇文章。

第一,要借势造势,把优先文章做足。在全国营造稳就业、抓就业、保就业的大势,这个大势造好了,就业政策制定、资金安排、队伍建设、社区基层场地建设等问题都迎刃而解,特别是要调整目前对各个省市单一的新增就业人数和失业率“一数一率”的控制手段,多增加就业弹性系数以及就业质量、就业结构、就业倍率等指标,引起各个地区对就业问题的高度关注。

第二,借力用力,把宏观手段做好。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把财政、货币、就业三个宏观调控政策并列,这在中国经济发展史上是头一回,是一个创新。如何把就业优先政策置于宏观层面上,把就业优先政策与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协调好,还需进一步探索。

第三,要借机升级,把升级版的优先政策做精。一是要分类,把现在的积极就业政策分成几大类。二是要分业,按照产业、行业、企业、职业、专业来分门别类地制定政策。三是要分域,因为东西部经济发展差异很大。四是分群,根据年轻就业者、老年就业者、农民就业者等群体考虑。最后是分级,各地区应从实际出发,研究制定一些有弹性的就业政策,不搞一刀切。

第四,借石攻玉,把全面发力这篇文章做实。就业优先兼具经济命题、政治命题、社会命题的属性,必须动员各级党委政府齐抓共管,形成合力、全面发力。这几年我国在生态文明建设、环保督查、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等方面实施一系列治国理政新举措,有些方式方法,可以借鉴到就业优先政策的落地上,实行年初下达目标,按季度考核,半年分析,年终公布考核结果,建立专家评估制度,对各地区就业工作情况实施评估评价和巡查通报制度。


  • 就业优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