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就业歧视需要“全民皆兵” 

稿件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发布日期:2018-01-11 字体大小:【】【】【

    近年来,我国在反就业歧视方面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建设,不过在实践过程中,也面临着诸多新的挑战。目前,在劳动力市场中,就业歧视状况如何?求职者和相关专家又有何看法与建议?就此,本报记者日前进行了调查采访。

    现象——就业歧视成为公众关注焦点

    2017年9月22日,在小米公司的郑州大学招聘宣讲会上,一名自称小米创新部负责人的秦先生在发言时称:“如果你是日语专业的学生,那你可以走了。或者我们可以送你们去从事电影事业!”秦先生的这番话让一些在场日语专业学生感觉受到歧视和侮辱。事件引发关注后,9月23日下午,涉事员工在个人微博发布声明,承认自己当时言辞不当。9月25日,小米人力资源部发布消息,称已对涉事员工进行通报批评。

    无独有偶,2017年10月,苏宁一名校招负责人在广东工业大学龙洞校区宣讲会上表示,管培生只要985、211院校学生,而广工是二本院校,该校学生“自然”没有资格。对此,学生愤而质问:“难不成是专门过来损人的吗?”

    每到求职季,此类新闻便不断出现在公众视野里。专家表示,人力资源的有效利用是经济发展的最重要因素。部分用人单位在招聘过程中对求职者进行不合理限制和区别对待,不仅会对企业形象造成潜在损害,也会影响劳动力市场的充分竞争,造成人力资源浪费。“平等”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一,就业歧视问题的凸显则会严重影响社会和谐稳定。

    调查——“花样歧视”让求职者“很受伤”

    “可能觉得我长得像小孩,管不住学生吧。”某高校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生王玲苦恼地说,身高不到1.6米的她去北京市中学应聘时“屡战屡败”,甚至有用人单位“好心”建议她去小学“试试看”。

    相比身高受限,用人单位“重男轻女”更让王玲觉得难以接受。“在我经历的十多次面试中,HR普遍会对男生更感兴趣。有一次我专门去参加某单位校园专场招聘会,递交简历时才从招聘负责人口中得知该岗位不招女生。”

    智联招聘发布的《2017中国女性职场现状调查报告》数据显示,女性群体对于就业中的性别歧视感知更为强烈,超八成女性认为在就业中存在歧视。

    “由于自己携带乙肝病毒,所以之前毕业求职时,心理压力特别大,差点得抑郁症。”目前在某国企任职的李亚告诉记者,虽然他知道相关法律明确规定,用人单位不得以被招录者系传染病病原携带者为由对其拒绝录用,但也不愿与用人单位“正面怼”,只好将就业选择范围缩小到招聘程序更规范的大型国企和机关事业单位。

    采访中记者发现,绝大多数受访者表示,在遭遇就业歧视时,不会选择为捍卫权利走上公堂,主要原因是“维权成本过高”。

    劳动者有平等就业权,企业有用人自主权。“企业最终目标是盈利,对于用人的成本考量也是正当行为。”山东某能源行业的企业管理者表示。不过他也承认,招聘条件和规则应当合理合法、公正公道,不能做出侵害劳动者权益的行为。

    建议——根除就业歧视需要“全民皆兵”

    15年前,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周伟曾在一起劳动者在求职中遭受乙肝歧视案中担任代理律师。多年来,他一直在思考如何从制度上解决就业歧视痼疾。

    “就业歧视表面上看是劳动法问题,但是实质上侵犯了公民平等的宪法权利。”周伟认为,随着政府对反歧视宏观指导工作的加强、若干就业歧视案件中劳动者的胜诉、相关学术理论研究与知识普及的深入,还有就业平等和反歧视活动的持续开展,目前劳动力市场上的直接歧视正在减少。不过,就业歧视正在呈现“隐蔽化”趋势,“同工不同酬”现象、分享经济等新兴就业形态中的劳动权益保障不平等等,值得引起重视。

    对于这些现象,周伟认为:“一是要提高专业法律队伍能力建设,加强对社会用工歧视现象的查处和纠正,通过公益诉讼和司法裁判方式来彰显明确的法律导向,以公权力的介入来增加就业歧视的违法成本;二是要通过媒体向公众宣传反就业歧视法律法规,促进公平就业理念在社会落地生根;三是要加快反就业歧视立法研究。”周伟说,“我国现行法律中未明确规定就业歧视的概念,对于直接歧视、间接歧视、骚扰等的界定与分类还存在欠缺,反歧视的司法裁判标准和典型案例也有待发布。”

    据悉,我国一些法律专家已向全国人大郑重提交《反就业歧视法(专家建议稿)》草案,呼吁全国人大尽快制定《反就业歧视法》,以此为诉诸法律救济的公民提供更有力的法律武器。

    “总之,反就业歧视是要动员全社会力量才能完成的事。”周伟说。(部分采访者为化名)(李浏清 图表漫画 小米/绘)

推荐】【打印】【关闭